欢迎来到齐鲁金融网!!
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找回
首页 > 银行频道 > 地方银行 > 正文
站内搜索

村镇银行十年袖珍式成长:分歧犹存 业绩冰火两重天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时间:2017-09-30 09:17:41

  村镇银行十年考

  村镇银行很少成为新闻焦点,因此偶然看到某村镇银行成立五年,资产规模不过20余亿,员工数不足70人时,尤觉讶异,因为,固有的印象中,大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成长的一大表现往往是规模的快速增长,村镇银行袖珍的例外,且资产规模仅几千万的村镇银行亦不鲜见,可以说,村镇银行“小而美”的定位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落地执行,但随之而来的困惑是,在新金融业态推陈出新的今天,袖珍式成长的村镇银行,又能否积聚资本抵御“外敌”?

  自2007年3月四川仪陇惠民村镇银行成立以来,中国的村镇银行已走过十个年头。

  十年风雨至今,村镇银行已累计为325万家农户和小微企业发放贷款580万笔,金额达3万亿元,成为中国县域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亦从求生存的1.0时代、求温饱的2.0时代,发展到了如今增速放缓、前途分歧的3.0时代。

  最新发布的中国村镇银行发展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披露,村镇银行已进入稳步发展和调整阶段,2016年全国已有1259个县(市)设立村镇银行,总资产规模达1.2万亿元,同比增速23.6%,但资产规模在银行业中的占比仅0.7%,且记者从多位村镇银行董事长、行长处了解到,目前村镇银行的运营状况、业绩盈利分化已然十分严重。

  “三分之一盈利、三分之一保本、三分之一亏本。”浙江温岭联合村镇银行行长朱伟平说:“这就是村镇银行的现状。”

  2016年中国村镇银行发展报告显示,村镇银行发起行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其中农村商业银行(含农村合作银行)占了半壁江山,城商行占三分之一,农村信用社占十分之一,其余机构总和不到10%。

  “不可否认,除了当时国家政策大力扶持外,一些城商行、农商行热衷发起成立村镇银行的目的,有一部分是为了绕过监管实现跨区域经营,扩大业务范围。”一位四川地区村镇银行行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如果发起行不了解当地情况也不是真心实意想要做农村小微生意,那么往往其村镇银行的效益就不怎么样。”

  严监管下的袖珍银行

  与其他银行业金融机构相比,村镇银行显见的不同是,无论是整体规模还是单个规模,都十分袖珍。银监会数据显示,2016年末全国已组建的1519家村镇银行资产规模达到12376.9亿元,虽同比增速达23.6%,但占商业银行总规模的比重仅为0.7%,平均资产规模不过8.1亿元,仅8.2%的村镇银行资产规模超过20亿元。

  根据相关规定,村镇银行的设立需要至少由1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起,村镇银行主发起行最低持股比例由20%降低到15%,以进一步扩大民间资本占村镇银行股份份额,吸收更多民间资本进入村镇银行。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村镇银行实收资本1135亿元,其中引进民间资本达到815亿元,占比已达到72%

  “村镇银行规模难以扩大,除本身定位外,也和品牌认知和政策制约有关,村镇银行在品牌上的吸引力较弱,尤其是吸收存款上,需要用心经营。”长兴联合村镇银行行长沈建平说,“我们银行注册资本金为2.376亿,目前总资产47.8个亿,已经算是村镇银行里面规模中上的银行。”

  多位村镇银行行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村镇银行品牌认知度不够高,要想吸收存款扩大规模,还必须从营销上下功夫,如存款利率较高就是村镇银行获客的一大法宝,但存款利率高带来的就是相应贷款利率高。

  “村镇银行取得资金的途径大约有客户存款和发起行同业存款两大类,新成立的村镇银行所有成本加起来大约有6个点,即使有财政补贴,放款一般也要7到9个点才能生存和发展。”河北献县融合村镇银行行长张永静表示。

  根据相关规定,村镇银行必须在核准的业务范围和经营区域内依法合规进行经营。设在县(市)的村镇银行不得跨县(市)发放贷款和吸收存款,对违法违规经营、超业务范围和经营区域经营的村镇银行,要严格按照有关金融法律法规进行处理。

  此外,监管部门对村镇银行的存贷比流动性、拨备覆盖率、不良率乃至户均贷款等都有要求,也影响了村镇银行规模的增长。

  以第一家村镇银行,也是2017年全国5A村镇银行四川仪陇惠民村镇银行省银行为例,截止2016年末,该行资产规模38.35亿元,贷款余额22亿元,税前利润11530万元,而2016年整个仪陇县GDP为168.9亿元,贷款余额123.4亿元,该村镇银行已在全县金融机构中排名第二。但即使是经营良好的村镇银行,因为受到整个区域经济和跨区域经营的限制,其资产规模和存贷款余额都难以达到大型商业银行动辄百亿、千亿的水平。

  目前针对村镇银行“走出去”做大做强方面,监管机构也放松了限制。银监会印发的《关于做好2016年农村金融服务工作的通知》,指出要提升村镇银行县市覆盖面,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实行“一行多县”和经济发达地区实行“一县多行”政策。

  不过据多位村镇银行行长介绍,村镇银行的跨区经营需要报银监会审批,对所处区域状况、村镇银行经营状况都有严格的限制,很难申请成功。

  业绩分化日趋严重

  此外,目前中国村镇银行的业绩状况分化愈加严重,在营业收入、利润率、不良率等方面,不同的村镇银行可谓天差地别。

  在《报告》此次调研的116家村镇银行当中,2016年净利润均值为2266.9万元,比上年增长3.8%,但资本利润率仅为11.4%,低于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其中,资本利润率在0-20%之间的村镇银行数量最多,占比近80%;资本利润率为负的银行数量占比为7.8%,比上年下降了1.7%;资本利润率超过20%的占比为12.9%,比上年下降6.1%,业绩分化明显。

  就整个行业而言,有据可查的是,2015年全国有254家村镇银行经营亏损,亏损面接近20%,其中31家机构净亏损在1000万元以上,开业三年以上的110家机构净亏损合计达到8.5亿元。

  因为前景异同,所以有进有退。记者根据公开信息统计发现,2017年3月国开行公开“出售”的15家控股、参股村镇银行中,至2016年上半年,其中8家村镇银行亏损,亏损总额近3亿元。其中亏损额最大的是湖北宜城国开村镇银行,亏损额达7061万元,其次是达拉特国开村镇银行,亏损额达5009万元。

  与业绩分化相伴的是资产质量的下行。《报告》中显示,截至2016年末,调研的116家村镇银行不良贷款率均值为1.3%,比上年增长了0.3个百分点,不良率整体呈现上升趋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从诸多村镇银行从业者中了解到,不良率在10%以上的村镇银行数量亦不鲜见。

  “不良率高的村镇银行,多数是放弃了小微分散理念的,贷款集中度高。但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村镇银行的主要客户——中小民营企业首先受到冲击,导致小部分村镇银行不良率变高。”中国社科院农村金融研究室主任孙同全表示,“但真正坚持三农小微的村镇银行,情况都还不错。”

  以四川省新津珠江村镇银行为例,从2011年设立之初到2014年,在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该行不良贷款率一度高达13.98%,连续亏损达2000多万元。此后,该行在加强清收的同时,暂停了连保贷款、个人大额担保贷款、严控大额贷款风险,目前不良贷款率下降到2.76%,预计到年末可以控制在1%以内,2017年前8个月净利润2300多万,监管评级初评取得了3A。

  “遭遇困境的原因除了经济环境不好、发起行派出高管对当地不熟悉外,也是当时银行没有坚持村镇银行支农支小的理念,急功近利希望做大业务。一是和民营担保公司合作放了1个多亿的无抵押贷款,并在客户筛选上倾向大客户,但这部分客户很多没有还上全部钱;二是内部机制建设照搬照抄发起行,但制度建设和人才储备都不健全。”新津珠江村镇银行董事长王虹告诉记者。

  “外派的高管不了解当地情况、经营违反小微理念、人才和制度准备不足,也是多数村镇银行经营不善的原因。”王虹表示,“此后我们银行在吸引客户、专注支农支小、建设内部规制和培训人才上都下了大功夫。截至2016年末,新津珠江村镇银行农户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68291万元,占全部贷款总额的96.02%,户均贷款从130多万降到现在只有55万。”

  另一方面,不少村镇银行仍然存在违规经营的状况,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银监会相关网站公告的不完全统计,2017年1月至8月,监管部门给村镇银行一共开出了167张罚单,涉及村镇银行82家,占罚单总数的10%左右,罚没金额超过3000万元。

  在村镇银行收到的罚单中,原因涉及信贷违规、票据违规、同业违规、公司治理违规原因等。其中,又属“偏离主业、违规放贷”和“票据违规办理业务”占比最高。

  “有些村镇银行的票据在金融市场上转了好几圈,从几个亿转到十几个亿,这样经营能没有风险吗?村镇银行在支农支小的主题做好防控风险,一是要健全内部制度;二是培育好管理团队和经验人员;三是专注县域立足小微。这样只要不发生重大的判断失误,村镇银行经营是没什么问题的。”银监会原副主席蔡鄂生表示。

  村镇银行的分歧与共识

  “立足县域、支农支小”是监管政策给予村镇银行明确的市场定位,也是村镇银行对自身发展基础达成的共识,但作为一个商业性机构,村镇银行内部也存在增加盈利、谋求发展的压力,这就造成了村镇银行内部乃至村镇银行之间对于自身发展意见的分歧。

  目前,村镇银行的分歧可大致分为两类,一是村镇银行内部对其定位与盈利模式的分歧,二是村镇银行之间对自身发展意见与监管政策的分歧。在第一类分歧方面,因为村镇银行内部牵连者众多,既有发起行股东,也有私人股东,还有地方政府与银行高管,而他们利益的不一致性则很难给村镇银行一个明确的指导方向。

  “村镇银行发展的十年历程表明,村镇银行在政策上的明确定位在实践中并没有得到村镇银行各利益相关方的广泛认同和落实。村镇银行内部缺乏共识,往往成为村镇银行内部矛盾和经营不善的重要根源。”孙同全对记者表示,“发起行希望稳健发展,但又有一些发起行并没有接触过农村业务;村镇银行高管希望规避风险又创造利润;当地政府希望可以服务三农小微;还有部分私人股东希望赚快钱,一些村镇银行团队连运营方向都不统一。”

  而对于第二类分歧而言,则是村镇银行究竟是应该做一个当地专注于农村小微的“小而美”百年老店,还是希望做大规模、去承担商业银行可以承担的理财等功能,争取得到和大型商业银行的同等待遇?对此,不同村镇银行的人士则表达了不同看法。

  “我们只是希望争取公平的金融政策,但目前监管政策是既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很多时候村镇银行在监管和市场面前是两头落不着好。”东部沿海地区一家村镇银行行长对记者表示,“首先是地方政府的财政补贴不到位,2016年本来应该发放补贴款1200万,但到今天也没有发;二是金融政策不公平,村镇银行不被允许参与政府项目招标,政府对公账户不允许放到村镇银行,村镇银行不能从事理财等业务。”

  四川仪陇惠民村镇银行行长李川则倾向于将村镇银行经营为一个小而美的百年老店,认为目前不需要对“有限制的金融政策”那么计较。“我更倾向于村镇银行应该专注于对农村、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把金融服务更深更远地推广到农村金融之中,至于银行理财、大型政府项目贷款等,不用那么着急。”(周鹏峰)

编辑:三叶亭        
标签:村镇银行 分歧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鲁B2-20160104 齐鲁金融网公安机关备案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133号